今日中国

年轻的中国艺术呈现的带有诉求的特征对于往往已经审美疲劳,习惯了后现代风格的高傲欧洲审美群体来说,简直是个恶梦。我们很难把它归类,它还是中式的?还是已经西化了?我们是带着殖民色彩的眼光,还是我们准备好以开明的态度对其抱有期待?而中国人只是在模仿西方绘画这一偏见真的正确吗?这个观点流传甚广,看似无法杜绝。然而同时也有另外一种偏见认为,欧洲人只能以欧洲的方式看待事物—即使是哥伦布。还有另一种偏见看似也无可反驳:中国的体系一直都维持原样,也就是说依然处于僵化,自几千年以来一直都走在同样的道路上。

哥伦布的出现使得世界共同成长。中国成了近邻。许多的中国艺术家生活在欧洲。很多的欧洲艺术家又在中国工作。策展人,收藏家和艺术家携手合作,他们总归是要有商业往来的。中国面对美学竞争毫无疑虑与自卑。与欧洲相比,像中国这样地大物博的国家拥有源源不绝且为数众多的人才。如果世界真的要变得太平和睦的话,身在德国的我们就必须了解这门新的文化。世界的和平需要文化。而如果现代艺术家们重新更深入地研究自己国家的传统,就会创造出特别引人入胜的文化。

德国波恩(Bonn)是一个可以孕育创新视角和想法的好地方。备受关注的展览“中国!”是一个全球巡回展览。自波恩当代美术馆在1996年在欧洲举办第一次中国当代绘画艺术大型展览“中国!”之后,从1996年出现了一系列德中文化合作倡议。如果2013年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上的中国艺术可以来到波恩艺术中心展出,让人们有机会得以欣赏赞叹,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。两国之间还有很多沟通交流的空间。当这种思想的碰撞可以借年轻艺术家的表达方式得到圆满体现时,这个过程对于未来来说是非常重要的。向中国学习是可能的,同时也是必须的。

瓦尔特·斯迈斯

德国波恩文化艺术基金会会长

 

迪特·荣特

弗勒艺术论坛主席

奥地利·格莫斯市